第十七章 让我下车

花容. / 著投票加入书签

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最快更新原来你从未爱过我最新章节!

    才走到大厅,她看到米秀娜和黎子群都坐在黎母那张桌上开始吃饭,勉强打起精神走过去。

    谁成想还没等她走上前,黎母余光瞥见她过来,猛地将手里的碗放下,筷子拍在桌上,转头一脸不满地瞪着她。

    “你是怎么搞的?!这么久没看到你人影,该招待的客人不帮着招待,你可别忘了你爸已经破产入狱,你现在可不是什么身份尊贵的千金小姐了,我们家子群没有撇开你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你别不知好歹!摆出一副大小姐的金贵样子给谁看啊你?!”

    苏佳这胃痛才好了一点,现在是浑身脱力,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听黎母这么责怪自己,她想解释,却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只下意识看向一旁的黎子群,刚才他就在自己身边,应该看到她是因为喝太多酒而去了洗手间,希望他可以解释一下。

    但他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反倒是米秀娜突然开口,“我说伯母,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佳佳,毕竟今天宾客这么多,再加上佳佳她本来也就不太熟悉这些东西,今天是您生日,您得高兴才对……”

    “不太熟悉……子群啊,不是我说你,当初你坚持要娶她进我们黎家的时候我就坚决反对,她从小娇生惯养的,这么点基本的人情交际都不懂,娶回来有什么用?!”黎母的情绪再次激动,说得自己脸红脖子粗,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米秀娜立即给她端茶,帮她拍打后背,“伯母,您身体要紧,少说两句吧……”

    黎子群沉着脸看向苏佳,“你站在那里干嘛?!存心要气我妈嘛?还不走?!”

    苏佳被他呵斥的心头一震,一双眼睛里满是莫名和委屈,她站在原地沉默着看了他半晌,突然扯起嘴角,“真是抱歉,打扰到大家吃饭的兴致,我现在就走……”

    是啊,她到底还在坚持什么?不喜欢你的人,不管你做什么在他看来那都是错的,就连委曲求全都会变成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

    苏佳一步步的后退,看着桌上所有人冷漠的脸,心像是突然空了一块,凌冽的寒风不断地往里面灌进来,钻心的疼。

    她迅速的转身冲了出去,外面冗长的街道让她觉得很迷茫,她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只觉得心灰意冷。

    她在婆家受尽了委屈和白眼,却没有娘家可以依靠,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而那些亲戚更是在她父亲破产入狱后纷纷的和她家努力撇清关系,生怕会受到牵连。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想到刚才自己因为心疼他有胃病不能喝太多酒而努力的帮他挡酒,她觉得自己卑微的就像是地上的蝼蚁,随时都能被人践踏。

    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她抬头愣怔的望着头顶深邃的天空,诺大的川城为什么就没有她的一处容身之所呢?!

    苏佳想,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已经没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必要了。

    屋漏偏风连阴雨,她走了没一会儿功夫,好好地天突然落下几道惊雷,街道上刮起大风,吹得四周的小物件七零八落,川城的雨总是很让人无奈,说下就下,变化莫测;。

    随着一阵阵电闪雷鸣,街上的行人们开始四下跑动,嘴里喊着,“要下大雨了!”

    苏佳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依旧漫无目的的沿街走着,她希望这街道没有尽头,也许她可以就这样走一辈子。

    很快,豆大的雨噼里啪啦落下来,砸的苏佳脸上身上隐隐作痛,狂风将雨吹得摇摇晃晃,身材瘦削的她也好像随时会被这风吹倒下一样。

    雨越来越大,打湿了她的长发还有她身上精致的礼服,雨水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淌,苏佳已经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眼泪,哪些是雨水了,她嫌脚上的高跟鞋碍事儿,干脆脱下鞋子扔到路边,光着脚继续走。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被这大雨淹没吧,反正这世上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苏佳长长的眼睫毛都被打湿了,视线一片模糊。

    突然,一道强光打过来,刺的她下意识紧闭双眼,却没想到这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她的咯噔了一下,是黎子群来找她了吗?!

    很快,车门被打开,梁世初下车后撑起伞面色担忧的大步走到苏佳替她遮住雨水,并且站在她面前拦住她的去路。

    看清楚来人并不是他,苏佳突然就有些烦躁,她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大喊,“你是谁啊你!干嘛要拦着我!快让开!”

    只有她自己知道,当看到来人不是黎子群的时候,她心里有多失落。

    说话间,苏佳扭头要避开梁世初继续往下走,他却不肯罢休,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苏佳,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为了一个渣男,你有必要这么要死要活的吗?!”

    梁世初看她这么折腾自己,心里有气,也不管她是不是愿意,直接拽着她的手把她塞进车里,然后迅速的关上车门不给她离开的机会。

    “你要干什么?!让我下车!我喜欢淋雨,你干嘛要猫捉耗子多管闲事?!”苏佳挣扎不得,本来就满心的委屈在这一刻顿时爆发出来,朝梁世初咆哮。

    眼泪跟着声音一道喷涌而出,苏佳眼眶泛红哭的稀里哗啦,满脸泪水,一边哭,她还一边挣扎着要推开车门要下车,“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和我过不去!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