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十一章 玩火

第十一章 玩火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绾脚步平稳的落在一座巨大的宫殿上。

    就是这里了。那孩子今天的记忆力,有着这座宫殿的道路。

    环顾了四周,这宫殿不一般啊,到处都是执行的侍卫,一个个兵甲身穿银色战袍,腰间都挂着锋利的宝剑俨然有序的来回巡查。可见宫殿的主人身份尊贵。

    司绾为了不让侍卫发现她,小心的在屋顶蹲着,警惕的眸子打量着这座宫殿的布局,每一条道路都印刻在司绾的脑子里,这样就方便了她离开。

    悄悄的掀开屋顶的琉璃瓦片,一丝光亮从屋里透亮出来,在夜里显得多么刺眼。这样不行,有光亮会被发现的。

    把瓦片放了回去,一个纵身之跳,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小心的贴着墙面移动,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里。

    房间的光亮透过窗子射向屋外。司绾想在窗子上戳个洞洞,想看看里面的情景。

    不料窗户上的并非是窗纸,而是用上好的蚕丝织成的纱布。

    不屑的冷哼一声,这皇宫还真是有钱,到处大手笔。

    正当她想好好吐槽皇帝一番,却听见殿前门开了的声音。司绾赶紧小心的趴在墙面上,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大殿的前门。

    “殿下,要不我帮你洗漱吧,或者换些女婢来。”

    入眼的是一侍卫,只是这侍卫与宫殿那些侍卫穿着不同。

    这侍卫一身金色的兵甲,腰间的宝刀似乎雕刻着某种图案。此时的他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外说着。

    “滚。”殿内传来一声嘶吼声。

    门被大力的合上。

    那侍卫摸了摸合上的门,吃了个闭门羹,灰溜溜的离开了。

    看那侍卫走远,司绾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整个宫殿就他一人了,似乎还要去洗漱,越来越有趣了呢。

    宫梓烨气愤交加,他只是晕了一天,又不是废人,自己洗漱都不行了?

    不过想想晕了一天也值得,那皇后寿宴算是被自己破坏了,此时一定大发雷霆。想想她发脾气的模样,宫梓烨顿时心情愉悦,脑子里精密的计划着下一次的整蛊。

    宫梓烨褪去一身华服,仅留了一层贴身薄衣,没有束起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大步的迈进池子里。

    池子里的水散发的热气,看的人那么不真切。

    宫梓烨小磬的眯上眼睛,双手搭在池子边上,嘴角隐隐坠着冷酷笑容,狂妄至极。

    司绾转过身,看着殿前没有侍卫巡视,便大胆迈了步子出来。

    走到门前,轻轻的打开了门。

    宫梓烨听到殿门打开的声音,眉头紧皱,“我不是说过让你滚吗。”

    是的,他最讨厌把话重复第二遍。

    这冰冷冷的话,跟满池的热腾腾的雾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司绾左手作兰花指捻着,捂嘴偷笑着,丝毫没有女孩子那般羞涩。

    宫梓烨迟迟没有听到殿门合上的声音,薄唇张合,“刘痕,你找死么。”

    大概是听到了他语句中的愤怒,司绾走了进去,顺势关上了门。

    嘎达...

    殿门关上的声音传入宫梓烨耳朵里,才冷静下来。

    这个刘痕近来越来越难管了。等本王洗漱好,非把他往死里揍,方才解除心中之气。

    刚刚到御膳房的刘痕不免打了个喷嚏,“阿秋。”

    摸摸鼻子,谁在说自己的坏话。他到御膳房拿点吃的给殿下,殿下下午才醒过来,估计饿坏了。趁他洗漱的时间,正好拿些吃食。

    司绾看着眼前的屏风,透过光亮,大致能看到一个男子的头部阴影。

    红唇笑的更为放肆,她很期待宫梓烨看到女人的反应如何。蹲下去,悄悄的解开鞋子,她得放轻动作,可不能打扰美男洗澡。

    宫梓烨俊美的脸孔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不真实,宛若天上的神仙。

    一股幽郁的香味若隐若现的藏匿在房间里,一双丹凤眼敏锐的睁开,又仔细的闻了闻,这是不属于自己的味道,房间里来人了。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打转,等等!莫非是刚才那开门声!!

    心中大骂一声,怪自己大意了,上次那件事情似乎还浮现在宫梓烨的脑海里。他可不想故事重演。这次来的人估计又是皇后那边派过来的吧,不屑的在心中冷哼一声,既然来了,那就得把头留下来。

    宫梓烨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浮潜到池子的下面,他听到脚步声渐近,为了保住命,才能有机会同那女人斗争。

    司绾来到屏风后,盯着空荡荡的池子有些发懵,咦?刚刚还有影子的,现在怎么不见了。

    好看的眸子盯着平静的池面漾起涟漪,莫非在水下?旁边架子上的衣服还在,原来如此。

    带着这份肯定,来到了池子旁坐下,故意把嫩脚深入池子里,就当泡脚养生好了。

    水中的宫梓烨看到上方白嫩嫩的脚丫,眸子暗淡了,这是女子的脚,小而白净。

    一时间的犹豫被他瞬间打消,只要不是刘痕其余的都是皇后的人,管他男女,都是来杀自己的人,对方不死就是自己死。

    思维逐渐清晰。宫梓烨游上去,一把拉住了那细嫩的脚,稍微用力就把司绾给拉了下去。

    被人拽着脚入水的感觉真不好受,这是她预料之外的事情,她原本以为男子看到女人的脚会放松警惕,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来不及呼吸的司绾捏着鼻子就被拉入了水里,水面发出扑通的一声,继而恢复平静。

    那只手还在紧紧的抓着司绾的脚踝,司绾大力的用令一只脚丫踢他的手,但力气在水里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