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十三章 你我

第十三章 你我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夜无眠......

    司绾看着眼前沉沉睡去的男子,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睡相倒是个孩子样,可惜现实却不近人情。

    刚想穿起来穿衣服,身上的酸痛无时不在提醒着她昨晚经历了什么。

    她从少女变成了女人。这是她心头唯一的想法。

    强忍着痛,下了床,捡起被他扔掉的衣衫,迟缓的穿着。

    谁能无言,手臂上的守宫砂不见了,就被自己一时的兴起给作践没了,呵呵。

    那孩子的心上人可不是床上的他,跪在地上,手抚摸着脸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脸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却没有身体痛楚的一半,司绾你就是活该。

    这巴掌是要你长点记性,你的痛只是暂时的,那孩子那里我看你怎么交代。

    她本身不是这个世界的,她来自遥远的21世纪。

    她原名挽梦,出身贫寒,家中有个酒**亲。

    父亲每次喝完酒都往她的身上发火,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邻居看到时常笑话她,认为她去偷东西被人发现了,打的。每每见到,都会唾弃。

    被邻居说三道四,她也懒得去解释,解释了又有谁会相信她,徒劳罢了。

    那天,父亲从村里弄来了一大坛子酒,让她去做个下酒菜。她给父亲做了一些小菜,就在一旁怔怔的看着。

    她有预感,今晚肯定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低头看着手拐那青紫的痕迹,挽梦眼中酸涩,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她也想过逃走,但每次都会被父亲捉到。迎接她打只会是更狠的毒打。

    索性她也学乖了,父亲叫她干嘛,她就干嘛。迎着父亲,说不定会打的轻一点。

    抱着这种幻想的她,咬牙度日。

    “过来!”怒吼声传来,这是她父亲的声音。看着父亲喝的醉醺醺的脸颊,挽梦手抖的厉害,吞吞吐吐的过了去。她知道今日父亲要开打了。

    皮带在身体上跳了舞,挽梦闭上了眼睛,打吧打吧,快点结束吧。

    血红色的印记留了一身,火辣辣的痛。疼的挽梦直冒豆大的汗珠。今日的父亲抽打着她的情绪更深一层,那皮带好像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嘴被她咬的流出了血,疼,真的很疼,仿佛刀割一般,她痛的没有喊出来,因为不敢。喊出来父亲只会打的更厉害。她很羡慕那些有父母亲宠爱的那种家庭,清清淡淡,真真切切的最好,但也是自己美好的愿望。

    眼皮子越来越沉,她恍惚间听到了父亲在咒骂她,害死了妈妈。

    妈妈?她没有见过,只是听邻居的琐碎,她妈妈生她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死了。估摸着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打她的吧。

    终于黑暗降临,挽梦结束了她的一身。

    后来她的酒**亲怎么样了,她也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她就成了这个姑娘的另一半。

    惊喜的同时又为自己感到快乐,她还活着,只不过以另一种方式。

    本来她是一直沉睡的状态,是司绾内心的声音将她唤醒,才拥有了意识。

    荒唐的一夜,司绾缓过神来,她现在已经不是挽梦了,是司绾。

    唇角的苦涩弥漫开了,强撑起腰,跌跌撞撞的往殿外走去。时辰不早了,身体得还给那个孩子了。出了殿门,东边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色还灰蒙蒙的,司绾熟练的运用记性,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宫殿里。

    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实在是太累了。她得调养。

    “小姐,奴婢听说,前些日子大小姐好像单独见了皇后娘娘。”小翠可谓是忠心耿耿,她一早就去打探了情报,并回来跟二小姐诉说。

    “还打听到了什么?”

    “听那麽嚒说,皇后娘娘钟意大小姐!”这些消息可是她花了不少银两才得到的,这种时候她当然要为自己家小姐考虑,若他日,小姐飞黄腾达,说不定皇妃就是小姐,自己花钱还用愁吗?舍小为大。

    司水菡不愠不闹,捻着珠钗的手指骨节泛白,说不嫉妒,那是假的,说不气愤也是假的。

    凭什么,凭什么!就因为她是庶出?

    心里对司绾的厌恶又深了一步,“小翠,给我想个办法,只要能让大殿下娶我,什么方法都行。”

    小翠面露难堪之色,“这......”

    见她不说话,司水菡怒气蹭蹭往上窜,“怎么,跟母亲都是白跟着的吗?”

    张牙舞爪的姿态跟平时淑女一般的简直是天差地别,她被吓着了,以前的小姐不是这个样子的,紧张的吞吞口水,唯唯诺诺的凑到小姐耳边说。

    ..........

    “不错。还是小翠你有办法。”有了这个方法我就不信你司绾再怎么跟我抢!

    已经晌午了欸,小姐今日怎么还没起来。努努嘴,她在这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还没听到屋内动静,锤头丧气的走回偏房里。

    她家小姐一直很嗜睡,还不喜欢有人打扰,一般情况下,她不去叫小姐的除非是重要的事情。罢了,让小姐多睡会吧,反正也没事做。

    梦里。

    挽梦清清楚楚看到,司绾倒在了血泊里,眼神带着恨意,直勾勾的盯着她。

    樱唇里,点点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我恨你,你害死了我。”

    毛骨悚然,没有,我没有害死你,我什么都没做。她很想开口说话,嘴巴却被白绫封住了,支支吾吾的,吐字不清。

    迈开腿,拼劲力气往司绾那里跑,却发现无论她怎么跑,都到达不了司绾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