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十六章 春色

第十六章 春色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方圆十里桃花印相开放,袅袅花香阵阵扑面而来,满目的桃红色笼罩着这块宝地,此乃折离山。

    山有一庭落,唤为幽居。

    一袭白衣的男子在庭落里安静的品着茶,苦涩的味道在口里弥漫,似有些不满,长袖一挥,桃花纷落,徐徐落在他肩头,好似仙人般的生活。

    “明哲兄,好雅兴。”

    闻声,唤作明哲的男子抬了眸子,修长的眉毛微微轻佻,桃花的嫩红瞬间失去了颜色,妖孽!妖孽般的脸庞,惊为天人的五官,连宫梓烨都看痴呆了。

    “梓烨兄,客气了。”

    如果说,宫梓烨跟顾明哲两个人谁更帅,只能这样说,一个冰山美男,一个妖孽。

    来到竹椅旁坐下,顺手到了杯茶水抿了口,“明哲兄,陪我下盘棋子吧。”

    黑白棋子在盘上瞬间星罗密布,每走一步,顾明哲就拦截,黑白棋子不分上下,一时间竟看不出来胜败。

    “梓烨兄,是否有心事。”

    顾明哲眼神平静,眸子如一潭死水,方才,他就看到宫梓烨心神不宁,顾得以这样说。

    “不妨说说看,在下也能解解心事。”

    宫梓烨手中的白子微微一顿,掉落了手中,棋子落在了顾明哲步好的局中。

    “梓烨兄,你输了。”

    宫梓烨无奈的笑了,左手托着脸,开口道,“权势跟女子,自古不两立,舍去何如?”

    春风袭来,桃花的香味拂面,宫梓烨第一次觉得不好闻,鼻尖好似有那晚的白玉兰幽香。

    顾明哲自然不知道他的风流快活之事,看着他相思的模样,不免有些好奇,什么样的女子能入他的眼睛,打趣着说,“可是看上哪家姑娘了?直接抢来不就成了。”

    宫梓烨不可思议的望着他,“明哲兄,此话当真?”

    顾明哲见他如此认真的模样,有点搞笑,唇边的笑容更甚了。

    “你倒是说话啊,本王脑子现在都空了。”

    缓解了自己的心情,不急不缓,“在下认为,权势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若无权势,怎保她周全。”

    端着茶杯的手摇摇欲坠,对啊,没有权势如何才能回应她呢?那张秀丽的脸颊,就被自己给毁了。顾明哲自嘲一笑,一杯茶已经见底。

    宫梓烨没有注意到顾明哲的情绪,他的目光幽幽曳曳的落在门口的桃花树上

    时间过得飞快,自己在宫里也住了将近十天了,司绾实在是无聊的很,但是她又不愿出门,怕遇到冤家难以对付。

    “入薇,爹爹怎么整日不见踪迹,我有点想娘亲了。”

    “这奴婢也不知道啊,小姐在忍忍吧。”垂头丧气的趴在塌上,暖洋洋的风吹来,身心都放松了许多。

    入薇看着小姐眯眯眼,拿来薄毯给她盖上,并退了出去。

    宫云墨闲着无聊,想出来找点乐子,打听了她的住处,一个轻功,转眼就落到了庭落里。

    悄无声息的在庭落里走动着,唇角漾起一丝笑意,他看到佳人了。

    没了往日怼他的活泼,整个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卧榻上,乖巧又而安静。

    蹑手蹑脚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打量着这位女子。

    他不想打扰司绾睡觉,这不是君子所为,索性就在这里等着她醒来。

    羽扇般浓密的睫毛在太阳的斜射下格外的纤长,樱桃薄唇泛着鲜艳的红色,嘴角微微上扬,尽管佳人睡着了,也是别样的风景。

    宫子墨有一次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司绾的午觉睡得极其踏实,没人打扰,不想烦心事,这就是对她的最好了。

    半眯着眸子,在看到某人兴奋的脸蛋后,瞬间清醒了。

    美目盼兮,顾盼流连,“你怎么在我这里?”

    “你睡着了。”

    司绾抽了下嘴角,她问的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哦,三殿下兴趣独特,小女略有见识,不知你如何进来的。让我猜猜?爬墙?还是钻狗洞?”

    “”

    宫云墨眨巴着无辜的眼睛,“飞进来的。还有,钻狗洞的行为,是一位皇子能做的?”

    “当然。生死面前,有条活路,面子不重要。”

    宫子墨有点诧异,他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能说出来的话。

    “人各有命,只能这样说。”

    “对。所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司绾没有跟他耍嘴皮子,第一次这么温柔的说。

    “本王到越来越欣赏你了。”

    司绾自嘲的笑了笑,“罢了,并非良人而已。”

    “不试试怎可轻易下定论。”

    宫子墨对上她的眼神,那锐利的目光看的司绾心里堵得慌,别过脸,不在看他。

    他的感情她回应不来,既然回应不了,那自己就不能招惹。保持距离,对彼此都好。

    沉默半晌,才开了口,“殿下,时候不早了,请回吧。莫要被别人瞎说了去。”

    “这么着急赶我走吗?瞎说了又如何?本王不在乎。”

    “殿下!”司绾的语气有点急了,打断了宫云墨继续说下去的话,“小女还有事,殿下请回吧。”

    宫子墨看她这种态度,心里难过是真的,但是却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里,一个轻功离开了庭落。

    跌跌撞撞躺回卧榻上,眼眶里不知道为何泪水夺眶而出。落花本是有情之物,奈何飘零的孤独掩盖了有情,想要回归本身,就好比登天之难。该懂得,我会懂,不该懂得,我不会听。这是司绾的内心直白,她从穿过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司绾的一身,注定不平凡。

    “小姐,今晚错过可就没机会了,奴婢那边喂你打探好了。”

    “好。小翠,你现在越来越得我心了。”司水菡看了窗外的夜色,很美,很适合今晚。

    她今晚必须要拿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