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十七章 王妃

第十七章 王妃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寝殿里弥漫着男欢女爱的气息,一丝丝光亮透过窗台照射了进来,紧接着整个宫殿都明亮了起来。

    “你怎么在本王的床上!”

    宫昶远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司水菡一脸温柔的望着他。

    “是殿下昨晚要小女服侍的啊,难道殿下忘记了。”

    脑袋里的疼痛依然还在,宫昶远拍拍脑袋,他对昨晚的事情犹如忘记了一般,只记得自己在喝酒看舞,然后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殿下,殿下,小女爱慕您很久了。”

    娇羞的样子让人心动,只可惜,宫昶远此时根本没看她。

    母后交代他,让他最近老实点,可是眼下这么重要的时候,却在这里出了差错,偏偏这个人是司雍桌那个老家伙的小女儿!

    大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眼睛里怒气腾腾,“说!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司水菡眼光迷离,脖子被他掐的紧紧的,小脸儿蹩的通红,喉咙像被卡住了般,刚想说话,就被他捏的,发出咳咳咳的声音。

    呼吸到的气息越来越少,眼前发黑,拍打着他的手腕。

    宫昶远甩开了她。

    得到了新鲜的空气,大口的呼吸着。

    差点就要被捏死了,司水菡心底有点惧怕这个大殿下,他刚刚眼眸中的狠辣,似乎是想要治她于死地,还好还好。

    “殿下,我,我是被你抱进来的,是你说让我过去的。他们都有看到。”

    “你最好如实说,否则你的父亲又如何,本王不娶你,你就是个破鞋!!!”

    宫昶远忽然的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容听到耳朵里,有点瘆得慌。

    “我可以等。”

    司水菡把自己缩到床的拐角处,抱紧胳膊“殿下,我不介意,我就是爱慕你。”

    “闭嘴。本王最讨厌你这样的女人。”

    快速穿上华服,“给本王滚!”

    司水菡强忍着泪水,披上外套,衣衫不整的逃了出去。

    宫昶远手指弯曲成拳,狠狠的咋进桌面上,白嫩的皮肤瞬间溢出血,他却没感到疼痛,他再为昨晚的事情感到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出现到他的身上呢!!!

    司水菡头发披散着,脖子上的吻痕深深浅浅的烙印在她白嫩的脖劲上。

    双手扶着墙壁,一点点往回走,下身的疼痛传遍全身,咬咬牙,哭的更厉害了。

    她在赌,赌父亲碰见她,这样一来,事情闹大了,看皇上怎么收场。

    想到这里,嘴角更加凄楚可怜。

    司雍卓跟着大将军一路上商议着平叛南宁之事,眼看着就要走到入住的府邸了,一位女子却入了他们的眼睛。

    司雍卓剑眉拧到了一起,看脸一黑,这不是自家的女儿吗?怎么如此这个样子,而且眼下司马将军还在,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一阵阵哭声入耳,他再也忍受不了了,慌忙跑到女儿身边,扶起女儿的身体,看着女儿满身的爱痕,不用想他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谁干的!!!女儿告诉父亲,父亲给你讨回公道!!”

    司水菡听到父亲这样说,眼泪流的更厉害了,抽泣着,双肩都颤动着,嘴巴紧紧闭上,直摇头。

    就连一旁的司马将军看着也是过意不去。“姑娘但说无妨,丞相跟在下定会为姑娘讨回个公道!”

    司水菡哭的更加凶猛了。

    “女儿,快说啊,急死父亲了!”

    “父亲,是,是大殿下”

    大殿下?这种时候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脑子里一点点理清,不过既然发生了也挺好的,这样绾绾就能许给三殿下,皇后那边也有个说法。

    司雍卓心里可是十分满意,表面上对小女的爱惜又更深了一层,扶着小女,“走,父亲带你见圣,讨个说法!怎能亏待了我司家的女儿!”

    朝堂上

    “皇上,老臣的女儿”

    皇上脸色不好,非常不好,在高台上开会踱着步子,“爱卿之意?”

    司雍卓微微鞠躬,“老臣不求别的,只希望皇上给个说法,这女儿平日里也是心头宝,如今变成这样,老臣能不心疼?”

    司水菡跪在殿内,抽泣着。

    司马将军也上前诉说,“皇上,微臣认为大殿下理应负责!”

    皇上幽幽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传朕旨意,念司丞相为功臣,择小女司水菡为朝阳殿大殿下正妃,择日完婚。”

    “臣叩谢皇上。”一众人跪拜。

    司水菡心底高兴,她想要的得到手了,多亏了父亲这么袒护,不过,王妃之位到手了,她就是最尊贵的女人,身上的痛算什么,以后就是大姐都要给她行跪拜之礼,场面多么让人兴奋。

    皇帝为大殿下指婚的事情迅速传遍宫中。

    “什么!!”皇后娘娘绝美的五官扭曲到了一起,“大殿下呢!他人呢!”

    “奴婢,奴婢这就去找。”不过一会,就带了宫昶远。

    颓败的给母后请了安,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

    “远儿,你让母后失望了。”

    “母后,儿臣不孝。”

    皇后见自家儿子这般神态,也就把怒气忍下了,“罢了罢了,司家小女儿也不是不可以。唉”

    “母后,儿臣当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儿臣不相信。”

    “此话怎讲?”

    宫昶远把事情都告诉了皇后。

    皇后莞尔一笑,“远儿,这个女人心思不错,放在你身边最好,听母后的娶了对你用处多。”“可是,儿臣”

    “够了,自己做的事,就要负责,先退下把,本宫乏了。”

    宫昶远拜别了母后,离开了。

    司绾饶有兴趣的听着小宫女的议论声。

    “大殿下,被指婚了,据说是个美人呢,就是那个司丞相的小女儿。”宫女a说。

    宫女b说,“哇,那司丞相不还有一个女儿吗?”

    “不知道唉~反正不可能是未来皇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