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难言深宫挽梦 > 第二十二章 碰瓷

第二十二章 碰瓷

推荐阅读:大清之祸害三千位面大抽奖杀戮异形降临卡利姆多的道士超科技狂潮我不是变种人王东吴巧儿苏陌宫亦臣纵然相思入骨张大雷正在做一个梦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爹爹,近日为何如此忙碌,都见不到爹爹了。”

    司绾自从宫中回来,已有数日未见到家父了,自然心里多有不满。

    入薇早上去膳房拿食物的时候,恰巧看到老爷回府里,顺便跟小姐提了声。

    司绾食物都没来得及吃,便过来看望爹爹了。

    司雍卓强忍身体的疲乏,大手拂过桌面拿出一张暗黄的地图。

    把地图铺展在案前,地图上层次不齐的山脉,以及标注着红圈圈的城显示在她的眼前。

    司绾盯着这张图,有些不解,不懂爹爹这是何用意。

    只见司雍卓指了指地图上画红圈的地方,说道“这里是南宁,要开战了。”

    “爹爹,既然要开战,为何爹爹如此疲乏?”司绾看到了爹爹眼角的青色,料定爹爹,已经多日没有休息好,就连语气也多了几分心疼。

    “唉~”司雍卓长叹了口气,眼角的纹路与日俱增,多年的执政参政,已经让他心有力,力不足。

    爹爹的长叹,让司绾陷入了苦恼。

    她不懂,因为她对军事打仗一窍不通。

    坐了下来,给爹爹倒了杯茶,递给过去。

    青花瓷杯子里,泡着上好的古井茶叶,热水的冲泡,散发出阵阵茶叶香味。

    司雍卓看着女儿递过来的茶,接过来,小小的抿了口。

    又接着说,“带兵出征的是大殿下跟二殿下。一个整日花天酒地,一个病秧子。”

    他的眼神还停留在那张地图的红圈上,仿佛要把地图看穿。

    “这战事必败啊。”司雍卓摇了摇头,把茶放了回去,又拿起桌边的地图研究着。

    司绾瞧见了爹爹的摇头,又回想爹爹刚刚说的话。

    二殿下也要带兵打仗,她是不会担心的。因为二殿下身体是健康的,可为何还要派出大殿下呢?

    她脑子里忽然逛过一个人,皇后娘娘!

    在这朝堂之上,只有皇后娘娘不喜欢二殿下,对她来说,这人不除,必定会对她的儿子不利。

    所以这次任务就派出了他俩,然后在战场中把他除掉!!

    司绾越想越心惊,这种想法她得打消,这样对皇后娘娘可是大不敬。

    但转念一想那个男子,司绾又萌生了一种可怜的心态,他会死。

    他死了,自己会开心吗?

    她这样问自己。

    回了神,她想要从爹爹嘴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她想要他活着。

    “爹爹,女儿能问问,皇后娘娘是个怎么样的人吗?”司绾眨眨眼睛,无邪而又可爱。

    “女儿觉得她好美。”拍了下马屁,她不能让爹爹察觉到她的心思。

    司雍卓抬头,望了眼她的女儿,表情严肃,“如果可能,爹爹这被子都不希望你碰到她!!”

    “爹爹,我知道了。”司雍卓对皇后娘娘的态度更加证实了司绾内心的想法,这个皇后不简单。

    “爹爹现在要出门一趟,绾绾去看看你的娘吧。”

    说完,脚不停蹄的扬长而去,留下司绾一个人在书房中。

    司绾可没闲着,她没有去找她的娘亲。

    而是盯着眼前的地图看了起来。

    地图上标记的山脉和部落都很仔细,而且山路画的都很逼真,如果把这个交给他,他就算打不过,也可以撤退吧。

    想的好,她也这么照做了。

    拿了一旁的纸和笔,临摹起这张图来。

    她是想带走这张地图的,但爹爹会发现,如此一来还会暴露她。

    与其如此,不如自己画,照这样子,最好的画出来。

    毛笔在纸上一点点浮现,她画的很认真,就连地图上一个个黑点,她都画上了,这样才能详细。

    看着眼前这张跟原图差别无二的新地图,司绾满意的笑了。

    小心翼翼的收好地图,又把桌面上的纸笔收拾好,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想办法怎样才能送进宫里。

    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迎面走来的女子,化成灰她都认识。

    “姐姐,见了我为何神色这么紧张啊?”司水菡早就看见了司绾从父亲的院子里走出来,她这么说就是想逼问出个头绪。

    司绾妩媚的勾了勾唇角,抬起耳边的一抹碎发,镇定自若,“妹妹,今日见了姐姐怎么不行礼数了?怎么?你也太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语言中充满了挑衅,她倒要看看她的这个好妹妹,有何反应。

    司水菡挑眉一笑,甜甜的说道:“姐姐,莫非你还不知道妹妹已经跟大殿下有婚约,按理说,姐姐应该给我请安才是。”

    那甜甜的笑似乎看起来无害,但其实话语已经敌意明显。

    “哦?是么?”司绾提高了音量,优雅的往前走了两步,不屑的扫了眼她,“妹妹,明媒正娶之前,你还是得给我这个姐姐请安的。”

    司绾笑,那笑声让人心寒,明明是位女子,却足以让人害怕。

    司水菡藏在衣袖里的手,捏紧了衣角,本想着自己已经成为王妃,而羞辱一番她,没想到把自己弄成了无路可退。

    尽管如此,她还是咽了一口气。

    端放下架子,亲切的附了身,“姐姐,妹妹有礼了。”

    她的转变,让司绾大吃一惊,片刻间,司绾冷笑,“妹妹不必多礼。一家人。”

    好一个一家人,两家话。

    她忍。

    “姐姐说的是。”司水菡继续扬起她那张脸,甜甜的笑娇媚而不张扬,那种笑,让司绾不舒服,甚至还有点恶心。

    “行了,我还有事。”手掸了掸衣服,仿佛沾染了什么脏东西。

    不再看她,大步越过她,直接留下一个背影。

    她才没有这么闲心去面对这种嘴脸,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抽了上去。

    司水菡立刻变了脸,失去了那种笑。看着司绾远去的背影,嘴角一撇,她的这个姐姐她一定要踩在脚下!

    “司绾啊司绾,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她恶狠狠的自言自语。

    等到了她的册封大典,她就叫她狠狠的跪在自己面前,那种姿态,一定很美。

    司绾一身晦气的进了住所。

    “入薇,洗漱。”她叫来入薇,她要好好洗个澡,她感觉碰到那个女人,她浑身都不舒服!

    入薇勤快的帮一切都打理好。

    司绾洗漱完毕,更衣。

    让入薇给自己梳理妆容。

    镜子里的皮囊,无非不是好看的,她越来越喜欢这张脸了。

    不知从何时起,她打心底开始想念起司绾。

    她不知道她现在在何处,但愿她平安吧。

    见着自家小姐盯着镜子发呆,入薇噗嗤一声笑了。

    “入薇,怎么了?”司绾回了神,问道。

    “小姐,你发呆的样子真是可爱。”她眼睛转了一圈,指着窗外的花朵,“比花都可爱。”

    司绾顺着她值得方向看去,一朵鲜艳的月月红,开的正是艳丽,鲜红欲滴。

    “那也不是可爱,傻丫头,那是惊艳。”司绾平静的说道。

    心思却被窗外那朵月月红给吸引了过去。

    美丽而又带刺。

    刺是为了保护这么美的自己。

    只有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

    花儿都这般如此,人也应该如此。

    想到这里,不禁摸了摸衣袖里的那张地图,她要保护他。

    不知道怎么了,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形成,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入薇,你觉得什么是喜欢。”

    她喃喃道。

    上辈子她没有经历过情爱,如今别人给了她温暖,她就想加倍还回去。

    所以这是喜欢吗?

    “呃”入薇嘴角一抽,她哪里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一时间局促不安,拍拍脑袋。

    “啊!”她小步跑到小姐身边,“小姐,喜欢大概就是,两个人不在身边就会互相想念吧。”

    “互相想念?”

    那可能只有自己单相思吧。

    嗯,她心里是这么想的。

    单方面的喜欢就是单相思。

    司绾此时一个人待在屋内,她吩咐任何人不准打扰她。

    她打算夜行宫殿。

    方法行不行得通,她得试试。

    换好了男装,匆匆离开了。

    她用轻功进入皇宫不是很难。

    但难得却是怎么进去他的寝宫。

    一路上的侍卫并不是很多,毕竟是夜晚。

    打晕了过路的一个小宫女,拖到草丛里,换了她的宫服。

    端起她的装有点心的托盘,有模有样的在宫里行走的。

    正当她沾沾自喜时,一道呼喊让她心惊肉跳。

    “什么人?”一个侍卫走了过来,在她面前打量着。

    司绾把头低的很低,小声的说道,“回官人,皇后娘娘让我把这个送给二殿下。”

    听到皇后娘娘这四个字,侍卫明显说话态度都变了,“哦,那你进去吧。”

    皇后娘娘如今是天下最有权势的人,谁能惹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