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一代天师 > 第682章 斩情

第682章 斩情

推荐阅读: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全能刺客茅山术之不死人暴躁的大隋洪荒神禁神武封魔恶魔人护花神医在现代夜车鬼事人皇主宰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82章 斩情

    “不行!”查文斌一把用力的推开了那个已经陷入了迷离的风起云,尽管他自己也已经是像一团烈火般在燃烧,可脑海中仅存的那一丝理智还在告诉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而风起云那边,早已浑身瘫软,香汗淋漓。好不容易推开,她就立刻再度抱了过来,恨不得马上整个人要和眼前的这个男子融为一体。

    树下,胖子的鼻尖一颤一颤的,他四处短促而有力的捕捉着空气中的那股奇异味道。

    “好香……哎,老何你闻到了嘛?”

    “是有一股味道……”超子使劲的甩了一下脑袋道:“时淡时浓,这味道好奇特啊,我没法形容,有点像是茉莉浸泡在最浓郁的牛奶中散发出来的,香甜,醇厚……”

    楼言看着树顶,摸着自己的下巴露出了一抹微笑道:“看来,不死之花即将绽放了,查文斌,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呐!”

    见他笑的有点坏,胖子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艳福不浅?”

    “嘿嘿,”楼言笑道:“这不死树开的花,也叫情花。这世间万物皆会凋零,唯独一个情字可以永存不朽。此树,乃是阴阳双对,就像这世间的痴男怨女一般。

    阴阳只有相交,才能诞生新的生命,这个世界才会继续繁衍生息。这树开花结果是如此,这男女之情也是如此,所以,不死树之花又叫做情花,此花的另外一个象征意义就是阴阳结合,开花得果。

    这是一个生命的开始,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不死之术,唯独繁衍才能将物种一代又一代的继承下去,这才是不死树真正的意义。

    当然了,情花也是这个世上最为催情的东西。若是有男女同时闻到此花的花香,那么他们就会情不自禁,至于再有什么,就不用我再描述了吧?”

    胖子听了大惊道:“你是说他们俩会在树上干那事?不可能!不可能!”胖子连连摇手道:“别人我不知道,这查爷和她绝对不会,这两人的定力那都不是凡人能比的……”

    楼言反问道:“可这树,这花,这果是给凡人用的嘛?别忘了,当年的我可是亲历者,当年我都不曾做到的事,何况今天的他们!哎,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也算是做了一回月老。他们两个,一个郎有情,妾有意,在这催情之花下,欲望之火必定是一触即燃!再说了,好男儿有个三妻四妾的又怎么了?”

    “你以为现在还是你那个时代呢!”胖子扭头就对着那树冠道:“查爷,你可一定要顶住,虽然小白脸跟你是挺配的,可再怎么你也不能忘了家中还有个冷怡然,她可还在等着你回去!”

    树梢上,风起云正在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她的香肩,她那雪白的脖子,她那浑身扭动的身体就像一条蛇一般,死死的缠在查文斌的身上,口中早已是含糊不清。

    而另一边,查文斌还在死死的抵抗。他试图默念静心咒,可还没从嘴里蹦出来三个字,就会随即被自己的欲望之火给烧的一干二净。那种强烈到极致的原始冲动,正在一点一点摧毁着他脑海中仅存的理智。

    掐,揪,抓头发,甚至是咬自己的手臂,他什么办法都用过了。

    “起云,起云我求你了,我们不能……”他开始绝望,他知道再这么下去,突破只是个早晚的问题。看着自己手背上那被咬的鲜血淋漓的伤口,靠这个办法,也已经不能坚持多久了。

    除非……他能够彻底绝了自己的念想!

    他在想,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够毁了风起云的清白,哪怕是让自己付出任何代价,包括绝后在内。有了这个想法,他已经将手缓缓的伸向了自己的剑。

    可是,风起云已经将他紧紧缠住了,两人身体之间甚至难以找到可以把剑插进去的缝隙,更何况二人之间还有绳索相连。而她的手又正在他的身体上不停的来回游走,并且正在逐渐向下,很快就要触碰……

    “啊!”从查文斌的口中迸发出一声惊天的惨叫,这叫声在这深谷内来回震荡,久久不能散去……

    “卧槽,查爷!”超子听到这声音,就想去爬那树,一旁的楼言扣住他道:“你只要一上去,这树的阴阳平衡立刻就会被破,且不说这情花立马凋谢,就连他二人都会因为热血沸腾以至于爆体而亡!他俩若是不相交,这情花就不能结果,这个世道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超子和胖子,顿时无言。他们太了解彼此了,若是这查文斌真的和风起云做了什么,他们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以他俩的为人,他们自己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在这种地方做下苟且之事,这个结果,对于查文斌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随着那一身惨叫,花香也随即消失在了空气中。

    捕捉到这个变化的楼言终于是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道:“好事终于成了!”

    胖子别过身去暗骂了一句:“造孽啊!”

    “行了,石头,”超子道:“这事儿怨不得查爷,更怨不得起云,要怪就怪命,这都是命里带的劫……”

    就在这时,一个东西从空中晃晃悠悠的掉落了下来。

    “扑”的一声,是一根树枝,这树枝恰好就落在了楼言的脚边。

    “哎!”胖子脑补了一下树上的情节,想着他们是把这树枝都给折腾断了,便别过脸去,不想再看。

    可当楼言蹲下身去,缓缓捡起那树枝时,他整个脸色都彻底变了。超子注意到,在那树枝的顶端,竟然有一朵白色的小花,它的花瓣正娇滴滴的绽放着,其中的花蕊清晰可见,难道这就是?

    超子连忙拉着胖子道:“石头、石头,你赶紧看看,好像情况有变化……”

    只见楼言看着那花,一字一句缓缓道:“他竟然把情花给斩断了!”

    “吼,”胖子愣了一下,转而又笑起来道“哈,哈哈……老神棍,这回你失算了吧!我告诉你,这就是我家查爷!他是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汉子,他绝不会因为一己之力而做出伤害朋友的事情,绝不会!”

    说罢,他又对着那树上大声喊道:“查爷,尿性!真他娘的尿性!”

    是的,在那即将崩溃的瞬间,查文斌挥动手中的七星剑狠狠砍向了树梢结花的那个树枝。

    一剑斩下,花落情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