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全能刺客 > 第28章 闯祸了

第28章 闯祸了

推荐阅读: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全能刺客茅山术之不死人暴躁的大隋洪荒神禁神武封魔恶魔人护花神医在现代夜车鬼事人皇主宰

一秒记住【阅书小说网 www.yueshuxs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匕首,停留在林石的脖子上,微凉的刺感,让林石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不敢有任何的动弹。

    “大少爷息怒,大少爷息怒!”

    林石两个等候在一边的同伴有些慌了,心中更是后悔不迭。

    “哎哟,原来还知道我是你们大少爷啊!”

    林天裁怪叫一声,匕首在林石的脖子上微微摩挲着,这架势,只要他稍稍用力,那匕首必将划破林石的肌肤,割破他的血管。

    恶奴欺主,就算这个主人是被家族遗弃的,要杀要剐,也绝对轮不到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出面。

    单凭这一点,林天裁将他们几个杀十次,也没人会给他们出头,至于他们说身后的那位少爷,让老家主知道这事能自保就不错了。

    说到底,眼前的这个拿刀胁迫他们的少年才是如今林家真正掌控人的嫡系,而其它的,不过都只是培养起来当替补的罢了。

    替补想上位,绝对不是杀了林天裁这么简单,那必须是老家主亲自开口才行,谁如果擅自越权给老家主做了决定,就算他现在在林家如日中天,也别想在混下去。

    毕竟,没有老家主坐镇,所谓的康恩城第一世家早已名存实亡!

    “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两人忙不迭的告饶道,不过,这话一出口,立马自觉不太对,又改口了。

    “不是,我们也是刚认出来。”

    那边,林石听着自己两个同伴的话,要哭了。

    林天裁现在可掌握着他的性命,你们这么说话算怎么回事?要是这活祖宗心底儿一个不顺畅了,直接把匕首推进自己的脖子,他岂还不就当场嗝屁了。

    林石的眼角在抽搐。

    “林……噢不……大少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当下人的也是奉命行事。”

    林石心说不管了,总之自己先把小命保住再说,至于回去怎么跟自家少爷说,那都是以后的事,现在林天裁道搁在他脖子上,没直接尿裤子,已经很给力了。

    听到林石这样一开口,他的两个同伴也忙不迭的应声道:“对对对,大少爷,这个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回去也不好交差。”

    “那是谁派你们来的?”

    “是林薇小姐!”

    林石眼珠子一转,准备祸水东引。

    整个林家谁都知道林薇和林天裁不对付,当初林天裁之所以被老家主赶出家门,就是因为林天裁偷看林薇洗澡。

    当然,这都是明面上的东西,真实的情况,可完全不是这样。

    只是当时林天裁在林家根本就是众矢之人,就算这手段漏洞百出,也都被一种后来者补刀完成,这也就造成了当年时分轰动的林天裁被赶出家门的大事。

    “哟,刚才不都是少爷嘛,这一眨眼,怎么就变成林薇小姐了?不说实话是吧。”

    摩挲的匕首一下子停止了动作,随后,冰冷的刀锋,开始缓缓压向林石的肌肤。

    “因为女儿身在家族吃了不少苦头,在外,林薇小姐一直都要求我们称她少爷。”一口气把这句话说完,林石睁大了眼睛,连喉结都没有动一下,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有一丝冰凉的感觉压进了自己的脖子,他甚至不敢大口的呼吸。

    心脏嘭嘭的跳个不停,现在,可真就是在刀口上挣扎了,如果林天裁不信他的话,那可就完蛋了。

    索性,情况并未向最坏的方向发展。

    林天裁皱着眉头,手上的动作收了回去。

    脑子里想着那个叫林薇的女人,心中,却已经认为林石的话是真的。

    的确,就眼下的这种状况而言,除了那个女人,林家已经没人会做出这样的事了。

    然而,想着那个女人,心中愤怒的情绪,却不知为什么熄灭了一大半。

    匕首翻转,藏进了自己的袖口之中,他站起身子,退在了一边,那林石这才翻身抓着自己的手臂,大口的喘息起来。

    只是,林天裁没有注意到,林石低头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狠。

    两个同伴的赶紧冲上前去,一左一右,查看着林石的伤势。

    “大少爷,林石这手……”

    “就这样,给你家主子回复之前,不准包扎,滚吧。”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既然欺负到了他的头上,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按照林天裁的要求,林石的右手算是废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三个人却没人再说半个不字,而是忙不迭的躬身感谢林天裁大人大量,转身逃似的离开。

    林天裁深吸了一口气,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而另一边,等候在酒管的林浩,已经看到了自己派出去的三个下属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少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和林薇一样,林浩算是当初老家主挑选的七个人中,另外的一个家主候选人的热门人物,他看上去二十四五的样子,一张脸棱角分明,一双眼睛,满是阴翳。

    “怎么回事?”

    知道林天裁从城东遗迹回来,他第一时间就在这酒馆里定好了一桌饭菜,准备和那个被驱逐出林家好几年的名义上的大少爷好好拉拢一下感情。毕竟,林天裁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已经足矣让老家主重视。

    在这样的家族当中,什么驱逐家门回归家门,不过是家族掌权者一句话而已,而且,林天裁身上还有着老家主唯一的血脉。

    只要老家主一出关,林天裁必定会被他带回去。

    那个时候,他们多年的经营无疑都将做嫁衣。

    林浩是个聪明人,在明知不可能的情况下去争抢那个虚无缥缈的家主之位,显然是不明智的举动,倒不如先抽身出来,做个顺水人情,和林天裁这个原来的废物拉进一下关系。

    他现在才刚刚斩头露角,如果自己能够委身相邀,必然能够将对方邀请过来。

    只是,林浩千算万算,却漏算了自己有一群猪一样的下属。

    林石将刚才受到的遭遇老老实实的告诉了林海,他隐去了是他先嘲讽林天裁这样的事实,当然,他自作主张栽赃嫁祸林薇的这等妙招,自然是没有隐去的。

    “欺人太甚!他林天裁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林浩猛一拍桌子,咬牙切齿,简直是给脸不要脸!

    眯着眼睛想了一会。

    “这事你处理的不错,先把手包扎一下,桌上这些饭菜算我请你们的。等下你们三个人回去找蓝先生取一些金币先回分家那边躲一段时间。”

    林浩安排道,起身一脸阴翳的走下了酒馆,留下三个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

    这算什么?闯祸了?还是歪打正着?